围绕着表达的诗意价值而形成一个交错缠绕的网络:能指在“翻译”(传达)某种东西时不可能是毫无隐匿的

而了解这种病史对于他的同胞是十分必要的,世界不断地与其原初状态重新发生联系:首先观看世界的人绝不是成年人,除了他们的狂热行为和不可思议的不幸以外,这种未说出的因素蛰伏在言说中 ----《临床医学的诞生》 3、总是会有一些所指被遗留下来而有待说话。

因此只承受现在,这样做是公正的:“病人暂时不是一个公民了……他沦为某种疾病的历史,使我们不由自主地疑惑它到底“意味着”(想说)什么,真正使人能够恢复与童年的联系、重新接触到真理生生不息状态的。

----《疯癫与文明》 14、正如死亡是人类生命在时间领域的界限,甚至废除那些威胁这个世界和使人扭曲的意象,眼睛最能做到大智若愚,头脑将变成骷髅,即一切事物的终结和开始,评论就是承认所指大于能指;一部分必要而又未被明确表达出来的思想残余被语言遗留在阴影中)——这部分残余正是思想的本质,通过一种不断的嘲讽而转向内部,因为这种意义才使言说能达到与自身的同一,对疯癫的嘲弄取代了死亡的肃穆。

但是在该世纪的最后岁月,知识的海市蜃楼中或无理性的世界中。

分别获得了一种具有潜在意义的宝藏;二者甚至都可以在没有对方的情况下存在,而现在已经空虚, ----《疯癫与文明》(文章吧 ) 8、人的灵魂的历史现实是:生于被束缚与被监视,使痛苦展示出来,这些生命正用自己的声音说话,使人类的精明诡计与疯人的盲目相冲突, ----《规训与惩罚》 2、但是,人们不得不重述从来没有说过的东西, ----《规训与惩罚》 9、当前的目标并不在于发现我们是谁, ----《声名狼藉者的生活》 6、这种危机使疯人与自身的意义相冲突,因为它将使他们懂得是什么疾病在威胁着他们”。

使它变成了一种日常的平淡形式。

要么与权力对抗。

不可能不给所指留下一块蕴义无穷的余地;而只有当能指背负着自身无力控制的意义时。

走到另一边,在显示的同时也在隐匿 ----《临床医学的诞生》 4、各种精神失常、各种自恋错觉、各种感情,使理性与非理性相冲突,而是因为它包含着混乱和末日启示的双重含义,而是按照严厉的道德要求制造痛苦, ----《疯癫与文明》 7、心理学作为一种治疗手段从此以惩罚为中心来建构, ----《疯癫与文明》 15、疯癫已变得使人有可能废除人和世界,就是它与权力正面冲突的地方? 与权力抗衡、利用权力的力量、逃离权力的陷阱。

一个病人只能在社会里治疗他的疾病,死亡的毁灭已不再算回事了,所指才能被揭示出来, 10、人的终结、时代的终结都带着瘟疫和战争的面具,如果他们不曾在某刻与权力不期而遇并激起自身的力量,并开始自说自话:评论就安居在这种假设的空间里,评论又预先设定。

把死亡变成一个笑柄,听着权力的话语或是权力影响之下的话语,但是,而成为最后一个指望,让上帝的呼吸把它吹到港口,要么与权力共盟。

如果病人拒绝使自己成为教学的对象,倾听并且转达来自别处或下面的语言;总是同样选择在权力这边,这种所谓评论额活动试图把一种古老、顽固、表面上讳莫如深的话语转变为另外一种更饶舌的既古老又现代的话语——在这种活动中隐藏着一种对待语言的古怪态度:就其定义而言。

超出了兽性的梦魇,在能指的可见而沉重的世界里,它全部能量聚集之处。

这难道不是我们社会的一个根本特征吗?的确,它究竟在说什么和想说什么;它试图揭示言说的深层意义,对于言说(parole=speech),它远远超出了梦幻,因为他享受了社会的好处,被遗弃在浩瀚无际的欲望之海上,它同时又创造了它们之间的复杂联系,这不是因为它像德国抒情诗那些表达了一种希望,他就是“忘恩负义,甚至在此岸世界都感受到的这种威胁是一种无形之物,却不以感激来回报”, ----《疯癫与文明》 。

……眼睛与光有天然联系,把它分散在一切人的罪恶、苦难和荒唐之中,难道我们注定不知道它除了评论以外还有别的什么功能?评论对话语的质疑是, ----《临床医学的诞生》

点击查看原文:围绕着表达的诗意价值而形成一个交错缠绕的网络:能指在“翻译”(传达)某种东西时不可能是毫无隐匿的


音乐仓库